發新話題
打印

16岁孤儿滞留救助站泪眼唤妈妈

16岁孤儿滞留救助站泪眼唤妈妈

<p>16岁孤儿滞留救助站泪眼唤妈妈</p>
<p>小扬承认盗窃被养父母一气之下送回福利院</p>
<p>  昨在劝导下鼓起勇气向妈妈认错得原谅</p>
<p>  “妈妈,我真的知错了,我想回家,想继续读书。”</p>
<p>  “其实我一直都想和父母打电话,只是我觉得害怕,不知道他们会不会原谅我。”小扬(化名)在广州市救助保护站儿保中心100多天了,因为承认盗窃他人9000多元,被养父母一气之下送回福利院,之后他辗转来到广州市救助站儿童保护中心,一待就是半年多。</p>
<p>  快过年了,更想家了!从到该中心的第一天起,小扬就盼着回家。在中心里像他这样的迷途孩子还有100多人,回家过年是他们最大的心愿。昨天,在本报的劝导和鼓励下,小扬终于鼓起勇气,给妈妈打了电话认错。当听到妈妈原谅他的话时,他开心地哭了起来。 文/周祚</p>
<p>  称替朋友顶包 最怕不被原谅</p>
<p>  “我是从2011年7月21日,从福利院到这里来的”,小扬表示,他因为“挨义气”,帮朋友“顶罪”,承认盗窃他人9000多元,而被养父母一气之下送回福利院。</p>
<p>  小扬今年已经16岁了,养父母是荔湾区人。2011年7月19日,其因入室偷窃被人民街派出所抓获,2011年7月21日由广州市社会福利院送入广州市救助管理站儿保中心托管。</p>
<p>  昨天,在儿保中心内见到了小扬,他表示,绝对没偷东西。“那天我跟一个朋友张某一起到他的朋友家中去,当天我们在房间玩电脑。其间,我的朋友去上洗手间,估计他就是在这段时间拿了人家的钱。”小扬回忆说,“过了几天后,警察就来把我带走了”,小扬表示,他在派出所见到了张某后,张某向他坦白了,并让其帮忙顶罪。“我鬼使神差地就答应了”,小扬说。“我说的都是真的,叔叔,我没有偷东西!”他说,真的知道错了。</p>
<p>  自小父母双亡身世凄凉</p>
<p>  根据儿保中心的资料,小扬生母为广州人,生父是宁波人。“我对生父母只有很模糊的印象。”他表示,至今他都不知道他的亲生父母的死因。“我印象很深刻,当时我两岁多,原来每天都来幼儿园接我的妈妈好几天没来了,我在幼儿园北京白癜风医院好不好待了几天,就被接到福利院了。”</p>
<p>  小扬虽然是不幸的,但是他也是幸运的。他在广州市社会福利院只待了几天,就被福利院的退休职工胡某接到家中收养。“养父母对我很好,不但供书教学,而且疼爱有加”,小扬表示,自己犯下的错误深深伤害了养父母的心。来到儿保中心后,他一直觉得没面目见他们,迟迟不敢给他们打电话。“好怕他们不原谅我”,小扬一直反复道,从3岁被爸爸妈妈收养后13年了,他非常爱爸爸妈妈,有着很深的依赖。</p>
<p>  昨天,与小扬反复地交谈和劝导,“如果你是真的悔改过了,就必须让爸爸妈妈知道,向他们亲口认错。你想爸爸妈妈吗?”</p>
<p>  听到这里,小扬沉默良久,头越垂越低,泪珠不停地涌了出来。</p>
<p>  “我的爸爸妈妈今年63岁和62岁了,爸爸动过腰部手术,他们很疼我,我对不起他们。当天在派出所时,爸爸拿出个本子让我签字,说要跟我断绝收养关系。”小扬流着泪说。</p>
<p>  “你怎么知道他们不要你了?”问。“字都签了,福利院的叔叔也来了,也签字了。”小扬很悲伤。</p>
<p>  鼓足勇气和妈妈通话不停抹泪</p>
<p>  为打开小扬的心结,与儿保中心领导和工作人员商量,迅速与福利院取得了联系。原来,小扬和现在的爸妈没有收养关系,这十三年来,他只是寄养在胡氏夫妇家中,但10多年的朝夕相处,双方有了不能割舍的感情。</p>
<p>  当我们告诉小扬,爸爸并没有不要他,只是生气他不争气而已时,小扬重重地舒了一口气。经过半天的鼓励,小扬终于鼓起勇气,答应跟父母通话。</p>
<p>  工作人员拨打小扬妈妈的号码时,小扬的脸绷得紧紧的,死死地盯着电话机。由于太激动,他只喂了一声,就哽咽地说不下去。救助站人员接过电话,将小扬的情况告诉了他妈妈。过了一会,小扬再度拿起话筒,在与妈妈的交谈过程中,他不停地抹眼泪,不停点头。“妈妈,我真的知错了,我想回家,想继续读书。”小扬说,家中还有两个姐姐,是爸爸妈妈亲生的,她们都很疼他。“我也很想她们。”通话结束后,小扬说,妈妈原谅他了,说全家都很“挂着他(想他),想他回家过年。”“妈妈问我在这里有没有听话,过得好不好,是不是真的知道错了。她还说下星期会来接我回家。”</p>
<p>  “小扬的改变,我们是看在眼里的。”儿保中心主任何国斌表示:“我们一直在探讨怎么做才是对孩子最好。”刚到广州市救助管理站儿保中心时,小扬对一切都很抵触。该站救助保护一科的科长张茂辉回忆说:“我们除让他参与中心开设的课程外,还请专人进行心理辅导,派人定期与他聊天,用爱心和北京专业的白癜风医院关心感动他。”慢慢地,小扬改变了,还当了宿舍的卫生员。由于小扬已完成初中学业,他还经常辅导其他孩子学习。</p>
<p>  广州市救助管理站站长徐福宪表示,未成年人心智尚未成熟,“我们与萝岗区教育局合作,专门为留站儿童开设了文化课,还请专人进行心理辅导。”该站的宗旨是“救助一阵子影响一辈子”,希望每个孩子带着疲惫之心进来,怀着感激之心离开。</p>
<p>  手记</p>
<p>  家,才是救助终点站</p>
<p>  了解到,每天滞留在儿保中心的流浪少年儿童约100名左右,其中三分之一是北京治白癜风要多少钱残疾儿童,三分之二是健全儿童,他们因家庭贫困、父母在外打工、父母离异等原因而流浪。广州市救助管理站徐站长说,有一种现象是,一部分孩子是多次出外流浪,即使回到了家,过了一段时间又出来了。像之前有个孩子,家里非常有钱,但父母只顾赚钱,结果她变得很叛逆,离家出走了。对这些孩子来说,光靠政府保护救助不行,家庭才是救助保护他们的终点站。在儿保中心,问到的孩子都说最想回家。几个找到了家准备回家的孩子小脸上满是幸福的笑容。在祝福这些孩子的同时,我们也在思考,找到家和回家并不只是流浪的终点。因为流浪儿流浪大多是感觉不到家的温暖而离家出走,如果回到不温暖的家,谁能保证他们不会再次流浪呢?</p>

TOP

發新話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