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5 12345
發新話題
打印

140976166672079

140976166672079

“没错!每个时辰八百两银子!哪有这样的事情!”古刃撇撇嘴说道。
我微微一笑,转过头来向外面喊道:“云银,有人对你的服侍不满意,呵呵,这可是我们明月楼开张以来的第一次。”
“真的吗?”一声娇吟传了过来,接着,云银那窈窕的影子出现在门口“几位客官,不知云银有何得罪之处,还请各位指出,云银好当面向各位道歉。”一边说着一边盈盈而泣,掏出一方手帕,摸着眼泪。
看到云银这一番动作,站在我身前的阴九幽浑身一震,连忙低下头,不敢再看她一眼,同时在心里暗暗感叹,这个丫头的媚术又精进了。
齐园几个人早就被窦银米的七荤八素,愣愣的看着窦银,一句话都没有。
“几位客官,你们真地对奴家的侍候不满意嘛?”窦银一边用手帕擦拭着眼角的眼泪,一边向齐园几个人走了过来。
“没,没有。”在窦银媚术的影响下,齐园几个人连连摇头。
“那几位客官的意思是对奴家的时候很满意了?”窦银的表情说变就变,刚才还是乌云密布,瞬间就雨过天晴,脸上带着羞却的笑容,红着脸对齐园几个人说道。
“满意,满意。”齐园几个人早就被迷的神志不清,只知道跟着窦银的意思说话。
“这么说,几位客官觉得自己这四千两银子花的值得了?”大厅里唯一没有受到影响的就是我了,无论窦银的内媚术如何精进,也无法压过我的炼欲心经。
“这……”齐园的表情一阵扭曲,显然还有些挣扎。
“客官……”窦银那带着哭腔的声音又响了起来“奴家的侍候让您觉得不值了吗?”
“值得,值得……”齐园几个人连连点头说道,一幅生怕窦银不高兴的样子。
“既然值得,那几位客官就把这银子付了吧。”我笑着抖了抖手中的账单。
“我们,我们没钱。”齐园几个有些扭捏得说道。
“那不要紧,只要几位在这张字据上按个手印,欠我们的钱,几位可以慢慢偿还。”我从怀里掏出了早就准备好的几张字据,送到了齐园几个人的面前。
我坐在自己的房间里,把手里的几张字据看了一遍,上面有齐园几个人的指印,有这个东西在手里,贤王殿下就无法对我们怎么样,况且,这些东西在不远的将来还有很重要的作用。
“宗主,南疆线报。”这个时候,阴九冥的声音从门外传了过来。
我把手里的字据收好,对外面喊道:“进来吧。”
听到我的召唤,阴九冥打开房门,从外面走了进来,将他手里的线报恭敬的递到了我的手里。
我随意翻开了手里的情报,满满的阅读起来,没有多久,我的脸上露出了一丝诡异的笑容,然后把手中的情报递到了阴九冥手里,让他看了一遍。
“阴二长老,上次我让你召集的人手都已经到齐了吗?”我轻轻的敲着面前的桌子,轻声问道。
相关的主题文章:

  
   http://zps.alpha.cddgg.net/cksi/bbs/forum.php?mod=viewthread&tid=2890493&extra=
  
   http://youth.fzu.edu.cn/plus/feedback.php?aid=4758
  
   http://tj66.me/forum.php?mod=viewthread&tid=286657

TOP

TOP

TOP

TOP

TOP

TOP

TOP

TOP

TOP

TOP

TOP

TOP

TOP

TOP

TOP

 75 12345
發新話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