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4 12345
發新話題
打印

140976169181239

140976169181239

除了已经晕倒在地的两名修士外,包括筱虹在内的一干炼虚存在,顿时一个个面无人色起来。
就算他们中没有见过韩立之人,此刻自然也知道了来人的身份,心中的惊惧可想而知了。
他们之所以被青龙上人收买说动的主要原因,自然是青龙上人向他们拍胸脯保证,韩立已经陨落掉了。否则就算多借他们几个胆子也绝不敢插手此等事情的。
现在韩立这位合体修士非但没死,反而出现在此地正好将他们堵了个正好,连狡辩的余地都没有,下场可想而知了。
“韩前辈,恭喜你老人家回城,家师是……”
一名相貌看似粗鲁的大汉,双手一抱拳的刚想说些什么,但韩立脸色一沉,袖子突然冲其二话不说的一抖。
“砰”的一声巨响,大汉只觉胸口一热,身躯就和先前两人一般的飞了出去,重重摔到了墙壁上后,一团精血喷了出来,也倒地不起了。
其他几惊的急忙望去,只见大汉胸前衣襟早已化为了乌有,露出一副光滑银白的战甲。
此甲看似丝毫异样没有,但下一刻一声脆响传出!
整件战甲竟寸寸的碎裂,化为一堆碎片的从大汉身上直接洒落而下。
韩立看似轻描淡写的一击,不但将大汉击成了重伤,连身上宝甲竟也一起毁掉了。
这个结果,让原本还想心存几分侥幸的几人均倒吸了一口凉气,通体发寒的再也无法说出半个“不”字来。
青龙上人见此情形,脸上肌肉不觉抽搐两下,但是一想起当日韩立当日独斗数名合体修士的情形,心中同样无法提起勇气说出什么狠话来,只能干咳一声后,皮笑肉不笑的言道:
“韩兄何必如此动怒,你刚才击伤的可是城中顾长老的爱徒,出手如此重的话,恐怕不好给顾长老交代吧!”
“交代,要什么交代。顾长老要是觉得我出手太重,尽管可以来找韩某的。倒是阁下,是不是该给我一个交代的。”韩立冷笑一声,这才转过头来的毫不客气的厉声道。
“咳,事情变成这样,也并非我本意的。我原本因为韩道友已经陨落了,这才想将冰凤道友请回去的。既然韩兄弟无事,那老夫自会改日亲自上门赔罪的。”青龙上人一副能拿得起也能放得下的模样,并未在口头上做什么分辨,而是直接委婉的做出服软的模样。
“上门赔罪,韩某怎担当的起!当日在下冒险前去倚天城相助阁下,如今只不过晚回来几日,阁下就做出这等事情来。韩某要不做些表示出来,如何在满城人前前露面!”韩立盯着青龙上人,阴森的一字字说道。
“事已至此!那韩道友倒底想怎样,难道想和本座动手不成?”青龙上人被韩立如此一说,不禁有些恼羞成怒起来,口气也一下强硬了几分。
“既然青龙道友都如此说了,在下就恭敬不如从命了。道友敢如此欺上门来,想来是自持神通了得,韩某说不得要伸量一二了。”韩立打了个哈哈,竟毫不犹豫的一口将话接过去。
相关的主题文章:

  
   http://feifantiles.com/plus/view.php?aid=72269
  
   http://bbs.hongxi.com/forum.php?mod=viewthread&tid=2097222
  
   http://www.bjcraftscouncil.org/plus/feedback.php?aid=459

TOP

TOP

TOP

TOP

TOP

TOP

TOP

TOP

TOP

TOP

TOP

TOP

TOP

TOP

TOP

 74 12345
發新話題